技术知识News

人有三急,无论你是城里人还是乡巴佬,出恭的事矫情不得。

时间:2017-04-10 10:17 作者:admin 点击:
 
 
辛巴的红苹果
 
 
 
 
 
  
    他曾有一头飘逸闪亮的好发,健壮挺拔的身姿,我觉得他应该是一头雄狮,我在心里叫他辛巴。辛巴是他家里最小的孩子,排行老六,更多的时候我们叫他“六儿”。
 
辛巴是我儿时的好伙伴,我家住在鱼市巷头,他家住在巷子中间。一棵老榕树粗壮的枝桠左搂右抱,把我们两家的房子庇护在它的浓荫下。我只要站在我家后院长声吆吆地叫声“六儿”,辛巴就会跑出来,屁颠屁颠跟在我身后。他和我同龄,上小学时却生得比我矮小,我爱领着他学英语、学书法、学画画。更多的时候,我俩穿得像叫花子似的到处拾煤渣。
 
辛巴的父亲没什么文化,特别希望六个孩子把书念好,多读点书。别跟他一样蜷缩在乌烟瘴气的木器社里,不见天日就是一天、一年、一生。教我们英语的家教老师是我们的邻居,文革被打成右派,时疯时颠,上课时我和六儿、曾冉经常怕挨打。他其实没打过我们,只是上着上着课突然就走神了,我们都不知道眼前的老师魂魄又云游去了何处,课没上几天。教我们书法的老师也是街坊邻居,书画很有造诣,就是成天抽旱烟,口气太难闻,课也没上几天就灭了。辛巴的父亲可不管这些,他让辛巴跟牢我。他常说:六儿,你可不要连个女娃也不如啊!
 
 
 
三年级的期末考试,考完就放寒假,可以回家等过年了。出了学堂,我和辛巴高高兴兴回家,我走在前面,辛巴一蹦一跳跟在身后。他老爸截住我们,先问我:你作文写了几个自然段?我说:三。再问辛巴,没心没肺的辛巴朗声回答:二!话音刚落,就听见“啪”一声脆响,伴着一声严厉的呵斥:“别人三,你怎么才二?!”一记耳光干脆利落地落在辛巴的脸上。辛巴的脸一下子肿得老高,眼泪吧嗒吧嗒地流,一声不敢吭。义愤填膺的我很想冲上去咬他老爸两口,并质问:那么乖的辛巴你也舍得打!每天细心地招呼家里的鸡们、鸭们回家的人难道不是辛巴吗?每晚给你们端洗脚水的人难道不是辛巴吗?每晚给你们灌汤婆子的人也是辛巴呢!你一个大老粗懂什么自然段啊!但我很沮丧我打不过辛巴的父亲,我更沮丧的是辛巴不定怎样恨我呢!我能做的就是陪着辛巴瘪着嘴大颗大颗掉眼泪。
 
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辛巴就在我家院墙下大声地叫我的名字,约我去拾煤渣。背上背篓,我和辛巴走在冬日的暖阳下,感觉好幸福。一次次回头去看他红肿的脸,我就想:多好的辛巴啊!他不记他老爸的仇,也不记我的仇,一门心思在多刨点煤渣回家,好对得起过年的新衣裳。那天运气不好,被驱逐了很多次,我俩的背篓里还空空如也。中午时分,饥肠辘辘的我们离家已经很远。辛巴指着竹林丛中一户人家说:那是我们家亲戚,去那吃饭。
 
推门进去,那家人正摆坝坝宴,对于两位不速之客,他们很诧异。顾不得别人的眼光,俩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破小孩不等客人入座已经开始大吃特吃。后来,那家人老提此事。辛巴就跳到人家跟前做干呕状,嘴里说:吐出来还你好不好?好不好?
 
调皮的辛巴上了初中,像雨后春笋似的一下子窜得很高,眼巴巴地看他比我高出一个头。辛巴已经出落成一个眉清目秀的翩翩美少年,坐在教室的最后。
 
新来的英语老师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刚从师范校出来教我们,满脸的稚气。第一堂课,老师眼睛红红的就来了,像刚哭过的样子。老师在黑板上写下“邓航”两个飘逸的大字算是自我介绍,回头看见一个高个子男生把手举得高高的,举手的人正是辛巴,老师说:“同学,你有什么问题?”辛巴歪着脑袋问:“老师,你满18岁了吗?”老师的脸一下子通红,看一眼与自己齐高的男生,一句话也没说,转身离开了教室。同学一片哗然,七嘴八舌群起而攻之,辛巴挠着头皮,一脸的无辜,低头去办公室请老师回来上课......
 
第二天的英语课,辛巴提着一只做清洁的大桶放在老师的讲台,老师往桶里看了一眼,再看辛巴的目光就有点异样。后来我问过老师,那里面装的什么?老师笑:是一只眼药水和一个美丽的红苹果。全班同学,只有心细的辛巴留意到老师得了红眼病,所以买来眼药水。我们当地不出产红苹果,红彤彤芳香四溢的苹果是个稀罕物。辛巴家里那个最好看的三姐嫁了一个县城里的采购员,时常有稀罕的东西带回来,香蕉,菠萝都是辛巴介绍给我认识的。那只红苹果一定是辛巴姐夫给他,他舍不得吃转赠给了老师。
 
我上高中那年,15岁的辛巴光荣参军,那么小的年纪怎样入的伍一直是个谜。在部队,辛巴好干得不错,副班长升班长,部队还给了他一个上军校的名额,前途一片光明,羡煞同学。
 
高三的时候辛巴出现在校园,带着他的女朋友。原来,辛巴和我们班一个女生好上了。女孩一米六八的个子,高鼻深目,很漂亮。女孩一封加急电报招呼辛巴回来只是证明给几个同她一样虚荣心很强的女孩子看:瞧瞧,我的男友有多听话!“听话”的辛巴穿着白衬衣、绿军裤,阳光帅气,像一棵挺拔的白杨那样美好。俩金童玉女走在校园里赢得百分百的回头率。
 
女孩不好好念书,成天黏着辛巴,表示一天一时一分一秒都离不开他,辛巴选择离开了部队。踏实能干聪明的辛巴做了几年生意,挣了不少钱。真正让辛巴命运急转直下的是他染上了毒瘾。
 
吸了毒的辛巴不再是一个大写的人了。先是吸光了家产,已成为他妻子的女孩离开了他,他老爸和唯一的哥哥得了坏病,相继离世,姐姐们早已各自成家,和辛巴相依为命的是他在木器社干活的老母。老母长期超负荷的劳动,腰背已经弯成一张弓。下了工,她还要帮别人收购玻璃瓶来补贴家用,日子过得很艰辛。
 
一次回老家,深夜被声声歇斯底里的嚎叫惊醒,听得我毛骨悚然,无法入睡,坐起来跟妈聊天。妈妈说,那是六儿的毒瘾上来了。他的母亲经常把高大的儿子搂在怀里,老母手臂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满是儿子咬的累累伤痕。《狮子王》里的辛巴也有过这样的嚎叫,不过那是崛起,是奋进,是为了夺回自己的家园。而不是这样绝望的哀嚎。
 
整条街变得不再安宁,谁家早上推门看见门口泊的车子没有了轮胎,谁家的鹅丢了,鸡没了......不用问,一准儿是六儿干的。没有人敢惹他,见到了绕道走。再后来他开始明抢,走到熟人跟前,恶声恶气的说:“没钱吃饭了,给点饭钱。”要不就是:“我要过生了,随份礼!”连我刚刚参加工作的小弟他也不放过,他就站在移动公司的门口,让人捎话给弟有人找,见到我小弟,他一声不吭伸出枯枝一样干瘦的手来,拿了钱就走人。我给弟的建议是,可以带他去吃顿饱饭,别给太多了,上了一百块,他就有办法让那钱变成毒品,化作一缕青烟吞进他肚子。
 
辛巴知道我的单位,却一次也没来找过我。有几次狭路相逢,我不躲不闪迎着他走过去,我很想让他像小时候一样乖乖跟在我身后,我带他去吃点好东西。他看见我总是逃也似的转身离开。那种时候,我的心里会有片刻的疑惑:这眼前的人真是我耳朵听到的辛巴吗?他表现得那么自尊。辛巴身姿不再挺拔,一米八的高个体重却已不足五十公斤。他削瘦、落寞的背影,每次都会深深刺痛我的心,让我对他好生怜悯。辛巴的老母已撒手而去,四个姐姐因为他的存在,各自的家庭动荡不安,自顾不暇,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他。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经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亲人。居无定所,有一顿没一顿,活得像一条令人生厌的蛆虫。很多的人巴不得他早点死。
 
很久没见到辛巴了,江湖的传闻辛巴真的已经死了。在一个凄风冷雨的夜晚,辛巴蜷缩在铁路桥下的涵洞里,不知从哪弄到的钱换成了毒品,用针管注入体内。毒品终于吞噬了他孱弱的身体,他死于毒品过量。他手臂上、小腿上密密麻麻布满针孔,曾经温润富有弹性的健康美丽肌肤板结成一片丑陋的青紫色硬块,狰狞恐怖、惨不忍睹。很多吸毒的人都是这样的方式结束性命的。
 
物是人非,当年我和辛巴骑在老榕树粗大的枝桠上,争论菠萝的皮可不可以吃,争的面红耳赤的事仿佛就在昨天。当年教我们的邓老师早已经去了别的城市,因为老师的父亲正好是我的师父,我还有机会在老师探亲的时候见到她。对自己奉献过青春与热血的贾中,老师一往情深。她提得最多的人就是辛巴。她说,每次上课,辛巴会仔细把黑板擦得很干净,她的课,辛巴会很认真的听,辛巴主动帮她做很多事情,她总觉得那个爱穿白衬衣的有点依恋她的小男生就是自己的亲弟弟,是她在这个世上的一个亲人。唠叨这些事情的时候,老师微笑的眼睛像一弯新月。我说:对,和我一起长大的辛巴从小就是个细心的好孩子。
 
老师说,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学生娃好久没联系她了,以前可是经常惦念着她的啊!老师很想知道辛巴现在在做什么,他过得好吗?老师还遐想无论辛巴他人在哪里,他都会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为妻儿撑起一片天,有自己的事业,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我总是嗫嚅着骗老师说我什么也不知道。也许多一个人伤感是不对的,要是知道辛巴已不在人世,而且是以那样凄惨的方式离开,老师的心该有多疼!我不想老师美丽的眼睛溢满泪,我也不想老师心底的泪打湿那只红苹果。
 
就让辛巴的红苹果在老师的心里一直美丽着吧。
 
 
  
 
 
 
 
;
 
 
 
 
 
 
 
 
 
 
 
 
 
 
 
 
 
 
 
 
 
6月17日
 
 
 
 
 
   领孩子去双流太平镇的薰衣草山谷游玩,坐公交、转地铁颇费了一些周折。
 
薰衣草山谷,大片大片或蓝或紫的薰衣草开得正茂盛。跪着趴着拍了好多图,总是不尽人意。花田上空两档极煞风景的高压线让人感到压抑,浅灰色的天空看起来很脏。太平镇太平乡太平二队张三娃承包的鱼塘,赶走了塘里活蹦乱跳的鹅和鸭,放进去两只呆头呆脑的小白船就美其名曰“爱情海”,忽悠谁呢!薰衣山谷的整体配套还很不完善,急吼吼地就对外开放了,60元的门票太离谱。
 
佳峰说:“妈妈,你今天不对劲,牢骚满腹,看什么都不顺眼。这可是你最爱的薰衣草啊!依我看,百草园那些珍贵的花花草草也是很好的。”我审视了一下自己,还真是呢,昨天的晚宴整了太多油水进肚,粗茶淡饭伺候惯了的肠胃严重不适。佳峰气定神闲是因为昨晚他坚持独自在家,为自己弄了一顿朴素的晚餐。
 
在山顶草坪上喝茶,几杯热水进去,肚子开始咕咕叫。我往厕所狂奔,跑进厕所,才发觉我的肚子不过是在和我开玩笑。厕所距喝茶的地点至少六百米,我已经头顶烈日跑了五个来回,一点成果都没有。
 
佳峰提议走进山谷看看。山谷的尽头一片荒凉,人迹罕至。据说这里被规划成了一片蓝莓基地,眼下地里野草丛生,稀稀拉拉生长着几种中草药植物。
 
毫无征兆,肚子突然又咕咕的叫,腹痛难忍,这次像是要动真格。我捂住小腹喊:“佳峰,救命!”佳峰正弯腰专注于拍摄一蔸乌头,头也不抬地回复我:“自救,我掩护。”知母莫如儿。大汗淋淋的我冲进了野草丛中......
 
“臭脚先生”说他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在他们在高三的时候有过一次动员报告,主题是让大家别怕吃苦,有句话他印象深刻。老师说:“小小年纪,如果一天到晚贪图享受、安逸,以后吃苦头的时候会很多!安逸?什么是安逸?想拉屎拉尿拉了就安逸了!”话糙理端,尤其在今天,对老师的话体会很深刻!
 
头顶明晃晃的太阳,脚踩黄土,蹲在野草丛中,像置身于蒸笼,满头满身的大汗湿透衣衫。而那一刻,却真的是全新的体验,我仿佛进入另一个世界。一片天星楠的叶子上三只形状迥异的椿象各据一方,互不理睬:一只是传统意义上我们都认识的黑不溜秋其貌不扬的“打屁虫”、一只绿色椿象长着浅绿的透明翅膀,像身着纱裙的美丽精灵、还有一只身体修长的白色椿象,蠕动着胖胖的腹部......我是从老师的镜头下认识了它们。土黄色的蚱蜢跳上了我的手臂,人体皮肤温润与细腻的质感是它以前没体验过的,惊得一下子跳出老远。一只硕大的绿头苍蝇在耳边“嗡嗡”叫,迫不及待的想做一次俯冲。两只相亲相爱的蝴蝶在我眼前上下翻飞、相互追逐。我的膝盖上还停了一只小小的红色蜻蜓,我一动也不敢动,享受与它亲密接触的美妙时刻......我有多久没亲近它们了?上一次我蹲在草丛中观察它们是在什么时候?反正已经很远很远,远到似乎是上辈子的事。
 
掏出电话打给挚友,生动细致描述我有过的痛苦和释放后的酣畅,以及与小虫虫们的亲密接触。友友沉吟了一下,对我为这块地作出的贡献给予了肯定,并认真地说:“你很不娇气,从乡下来的孩子就是不娇气。”咦?这话说得!随即好友补充了一句:“如果不是从乡下出来的,遇到这样的情况,今天不定出什么事呢!”两句话就俩“乡下”,我是在野外,又不是在公交、在地铁,我这乡下人能出多大的事呢?
 
尼泊尔广袤的大地上,一辆高级进口越野车载着几位帅哥美女在尘土飞扬的土路上颠簸前行。帅哥摄影师所持的摄影器材都是国际顶级的配置,美女们更是“国宝级”的公主。公主们往车窗外探视:左边看是一望无际的荒凉,右边是寸草不生的焦渴大地,风扬起她们的秀发,美丽的脸庞上却是痛苦绝望的表情。
 
突然,镜头里一片玉米地出现,开车的司机“嘠”地刹车。打开车门,几个公主提溜着裙摆冲向玉米地,从她们熟悉的背影我就知道,那几位公主分别是:牛高马大的孟广美、娇小玲珑的陈鲁豫、知性优雅的许戈辉。镜头很懂事,没再做进一步的跟踪......
 
人有三急,无论你是城里人还是乡巴佬,出恭的事矫情不得。
 
小芳是一位幼儿园老师,举止得体,形容端庄。话说有一天,有个小朋友内急。他举手:“老师,我要臭臭!”斯文有礼的小芳食指伸出来摇一摇:“宝宝,说话要讲文明哦。”小孩急忙改口“老师,我要便便!”老师还是摇指头。小孩挠着头皮使劲想:“老师,我要拉屎!”老师有点生气了,慎道:“宝宝,不可以没有礼貌!”
 
小孩词汇还很有限,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好词来形容这一正常的生理现象,他皱着小眉头,两手捂住肚子,怯生生地说:“老师,我的屁股想吐!”说话间,屁股就吐了。慌了神的小芳一阵忙活!该急你不急,自找的不是!培养一个贵族得三代人时间呢!老师!
 
公主仨风姿卓越地进了玉米地,头顶玉米须子出来,你可别认为她们的牙齿上一定沾满嫩玉米甜美的浆汁,不不不,他们不是冲嫩玉米棒子去的,进玉米地也只是因为她们尊贵的屁股想吐一吐。
 
喜剧大师卓别林说过:一个人无论他多么的道貌岸然,无论多么的尊贵,对准他的屁股就是一脚,他的形象准完蛋。实际上,他的很多电影里也有这样的桥段,极富喜剧效果。如果你威胁一个小孩:“不听话,我打烂你的屁股!”猜猜他会怎么说?他会很轻蔑地反唇相讥:我溅你满脸的屎。
 
这是一个朴素的哲理:仅从皮囊而言,人与人之间差别并不大。人不是貔貅,只吃不拉。况且貔貅吃的是金银财宝,人吃的是食物,只吃不拉,会生生把一个人从饭桶变成一只粪桶。
 
敲下这段文字不是想恶心谁。此刻,我的心其实很痛。因为我在手机里看到一则新闻:就在今天早上,芦山龙门乡青龙场付家营村民张芝容自杀身亡,张芝容是一位五岁男孩的母亲。地震之后的庐山,余震不断。4月26号早上,张芝容带着孩子上厕所——一个简易的临时厕所。正在这个时候,余震来了,孩子掉进厕所意外身亡。
 
张芝容自杀原因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之中。还会是别的原因吗?有什么会比一个孩子在母亲心里的分量更重呢!她心里一定责怪过自己很多次了,非常时期,为什么不找个安全地带让孩子解决一下问题呢?两条人命啊,真的很痛心!很遗憾!
 
“到广阔天地去,大有作为。”这是当年鼓励知青下乡的一条语录,波澜壮阔、豪情万丈,极具煽动力。那个年代的搪瓷缸上、温水瓶上到处都印着伟人的珍贵字迹。今日重温,我却是别有一番体会。这体会,经常从事野外作业和热衷户外运动的你一定也有过。
 
 
 
 
 
 
 
;